次说道,婆婆是摆明要姐姐出醜啦,竟然没留下一点衣裤给我遮身!姐姐祗得赤身裸体套上了带来的薄薄旧睡衣,二个奶头翘着看了一清二楚,裤子也遮掩不在跨间的春光!大脚套了双小二号木屐板,白嫩嫩的大脚踝裸露在外活像个小白肉粽,姐姐勾了小木屐板「呱噠、呱噠」走进厨房。唉,姐姐进入厨房面对好大一堆食材,不由二行清泪泊泊淌流下来啦
  自从煮饭烧菜由我打点后,姐姐天天累了二腿发软,浑身乏力,而我这个小寡婦「天未光、狗未吠」就要从破旧沙发垫上爬起,不能上大桌吃飯,只能等公婆,妯娌及叔舅等人吃飽,把剩菜剩飯收一收,拿到灶腳来吃。每天醒來之後,感覺犹如被狠狠地强暴了,世界變得好灰鬱,它就像我全部人生,我曾經做過和努力過的事都失去了意義。它變得如此沒意義,沒辦法找到任何理由向前走,姐姐活像一只小母狗在被人欺凌的世界中争札著。
  姐姐也如同「溫水煮青蛙」,一隻掉入深淵青蛙,難以復生的禁臠,煮飯外加性奴是義務,根本沒得樂趣,常忙得滿身香汗淋淋,煮完一大桌菜又挨欺凌,自己已对什么事都毫無胃口。;姐出身农村大户,虽是村姑,但也读过北大几年书哦,如今年纪渐大却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各种不同要求和命令下來,就得像「聖旨」一般,赤身跪地恭敬領受,卻无法真心吞下去~~~显然折磨女人是件很令人激奋的事情,尤其是对拥有三分韻味,嫞懒成熟,有点上了年纪的熟女,的确会激人提起精神来。事实上姐對自己的要求很严格,是个「明禮知耻」,「清心念佛」,「相夫教子」的好女人;“哇……哎哟喂噢,你这是想要把我怎么样啊?”姐不由得常常在厨房惊恐地嗨叫出声来~~~,“婆婆挑剔,公公凶狠,而其他男人想要直接碰触姐赤裸裸的身体和生殖器,怎麽办哪???……”姐心里乱成一团。现实中姐的生活充满着汗水、挫折、伤痛,以及筋疲力尽,殚精竭虑对付人与事,对付变态凌虐狠肏,被残暴制裁,难忍一切的受辱,往往只能任人宰割的乖女人啊。
  姐姐是娥眉皓齿,天生一双迷迷媚眼,很有亲和力的,在北大年青时代曾被一间颇有名气的模特儿公司选中, 作为一名模特儿助理演员。工作是挺很忙,说起姐的体型呀,在眾女人中可属最标緻,最顶标的!身高165公分,重48公斤,三围34,28,37,脚登37号半细跟高跟鞋,肢体匀称,肉肉翹臀,脸型是有一点的日本人与南*棒人混合形像。如今虽然到了徐娘半老年纪,只有一点儿性感小腹,整个身材伊然保持挺好,我的皮肤非常的细嫩雪白,手指,脚丫子也白白净净。姐就是特爱,特护养自己的美丽大脚和白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头,脚趾甲剪了尖尖的,塗着透明光亮趾甲油,嫩白大脚板总搽点香水,好诱人,好迷人哪!姐把衣服一脫光,依然是苗條如年輕女郎的身段,丰胸和肥臀溫柔的起伏,腰線婀娜,肚脐眼又圆又深,下身的陰毛蠻黑不算太密,其中有几根长的淫毛还弯弯曲曲的伸到了大腿根。亭亭勻稱如二八年華化着淡妆。姐常把秀髮扎成一束馬尾,斜斜的甩在脑后,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韵味。如今先生走啦,洗盡鉛華但天生丽质,一个人住在婆家,看準姐软弱無侵略性,听话好控制。细皮嫩肉的姐姐真的是活了苦不堪言,面對目前悲凄潦倒,渾渾噩噩日子境遇,姐感到好絕望。
  平时,我的表情、眼神,有些期待、有些忧郁、有些傲慢、有些心事尘封带了一点慌张、朴素而不掩。贬入厨房,只有一件破旧水蓝睡衣可以穿着,另外套条男人四角旧内裤在大屁股上,裤前洞口的扣子都被拔掉,随时都难挡住男人咸猪手侵袭!内裤及奶罩是绝对不准穿的。姐姐光了37号半大脚,慵懒地露了葱玉似的天足,露出匀称的十只足趾。用漂亮的大脚勾着小木屐板,呱噠、呱噠,忙进忙出。姐祗好小心謹慎守护最後防線,好好保护姐的私处藏住好自己沉沉的34 C大奶子,及露出来的白嫩酥胸乳溝和粉红色小奶头……姐也知道人已老,渐近珠黄,乞求能天天拜佛心静。但也知道这虎狼之年的熟女仍是些风韻尤存;尤其姐是有住家少婦的風情骚浪,兼有楚楚可憐,半帶梨花半帶羞的感覺;这保养还算肉感身材加上急性子,听话顺從的个性往往引诱了男人挑战。因此人人常想要来登姐的山,收拾操操我,再凌虐戏弄我一番啊,姐天天在这陰影中惶惶不安,而婆婆却要求姐姐作个乖女人!
  熟女大脚姐姐挨打记
  这天这老汉,婆婆的亲戚帮忙买买菜,买些雜物就是不帮我买盐,缺了些盐,菜味当然淡了些,公婆大发雷霆,公公一手就把姐姐这旧内裤撕捹开了口;整个雪白的大屁股就立刻暴露撅起来了!救救姐啊!
  ”饭都烧不好,去当婊子算了吧!看我怎么处理妳这臭大脚啊!妳除了挨操外,妳还会做什么啊?“,一灶腳容不下二婦,婆婆对姐姐发飚叫嚣着!
  “是大叔忘了买盐啊。”姐无可奈何辩解。
  婆婆立即走上前抬手一个耳光,打得姐姐一个踉跄。她口里骂道:“还强嘴?去作婊子啦!明天就卖掉妳!”
  “臭大脚,给我脱光跪下!”姐无奈地脱了蓝色上衣,然后大脚抛开木屐,赤裸着身子光了脚缓缓的跪在了地上。目光下垂,微微发抖挺着上身,等待着挨打。
  因为自己不行,不是天生荡妇人尽可妇的淫娃;阿諛撒娇,迎奉拍马也学不会;所以经常被挨揍,看来今天讨这顿打是躲不过去了,而且是如血滴子般狠毒的大阵仗,心中忐忑不安。“屁股翘高”“嗖”的一声,一板子重重的抽在姐姐臀部之上,丰满的臀部立刻一震,臀峰上起了一层红晕,姐满头大汗,浑身情不自禁抖动起来。脸孔通红,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雪白粉嫩的屁股挺起,简直要翘到天上去了,也痛得半死半活。又是一记用力狠抽,打在赤裸裸雪白大屁股上,也打了姐姐心头发慌,快皮破血流,浑身不断的轻轻抽搐,“哇……哎哟喂喔,求您,轻点儿,好大爷,饶…饶了臭大脚吧,啊唷唷,喔唷痛哦。”疼痛的姐上气不接下气哽咽叫道。姐的隂毛的确长得很曲卷丰盛,也很漂亮,这时暴露在面前,几乎羞死过去;"嗯,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 我下次再也不敢煮不好了。",赶紧讨好说道。 但轮起板子又再是连抽三下,“再来打死妳这发骚大脚婆娘子..... “,姐姐感觉就是一大股猛劲抽在屁股上,我的肉都快飞上天了;头脑有点稍微发晕的感觉,馬尾散了,如丝般的飘逸芳香的秀髮微乱飘盖在曝露祼胸前.....姐大膽狂喊著, "嗯嗯,大脚真的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如果有下次,......您抓着就打死我!!......哎哟......我求您了,我快疼死了!不行哪!!您要我做啥我就做啥啦...... 我会改进啦!“ “好大爷,饶了我吧,我的屁股.......屁眼都快被你打得开花了,快住手哪!哟哟喂啊!”,姐拼命的摇头乞求“我这下贱破鞋快疼死了!” “我这骚屄淫妇不敢了 ",但身体一动,那两粒饱满圆润的乳房也跟着晃动起来,缀在上面的深红色的嫩蕾乳头翘起让人眼花撩乱。
  又是一道陰险招术,“像妳这种淫荡的女人连烧个菜都不会,去当鸡吧,自己张大腿把肉缝剥得开开的,用妳自己手把陰蒂剥出来给我看!”。
  这话怎么是对替他儿子守寡的媳妇说的啊!?但姐姐不敢反抗,屈从的用纤指拉开自己红润润的耻户,一对鲜嫩的小阴唇向左右两边分开,敏感的肉蒂从绽裂的包皮间露出一点头,姐的粉红色陰蒂长在两片小阴唇顶端交界处,模样就活像一个小小的男人的龟头,姐忍住骚痒用纤纤玉指退下包覆住阴核的细皱包皮,刮露出微微肿胀着的陰蒂,两片指甲分开姐的淫毛,仔细的挑开神精满布的陰蒂。“嗯。在……在这儿哪……”“,哼嗯……”姐羞喘了一声, “哟,在……这里!……看到了……,噢唷唷,可以……合起来了 吧?……”,“婊子,妳自己用手挖出陰精来!”,姐指尖颤抖的微指张裂的敏感與細稚耻户顶端,粉红色小小陰蒂已充血勃起挺立,姐知道自己作出了如此淫荡下流的动作,好恨自己有多下贱,不觉羞得无地自容,晕红从脸颊快速蔓延到粉颈,恨不得马上撞墙。竟然用自己手指退下包覆住阴核的细皱包皮,刮露挑开自己的陰蒂!姐内心战栗,但却不得不服从。随着陰蒂不断地摩挲,渐渐的周身燥热起来。 “哦……嗯……哟哟”“哼……不要……我……受不了了,我出精啦。”姐强忍着从下部来的兴奋的刺激,但指尖摩压挑开的力度却不自觉地加重了。姐感到浑身都在发火,哀羞万分的苦苦央求,如同一只 小母老鼠被兩隻狗活活玩了死去活来啦!
  “很好!就维持这样,不准放手继续挖,挖!腿也不许动 ……”, 姐感到不妙當時緊張得快要「漏尿」,而公公突然情绪飙高“High”起来噜!“你…要干什麽?……别……别这样……”姐猛被拉起一个反身,一只皮鞋底板对准毫无防御的下体,用力一抽,“啪!”的一声,狠狠地不偏不移打在姐的屄心上。“哇……哎哟,好痛.......!啊唷喂!”细纖的隂蒂马上充血勃起,如同豆蔻般地玲珑。姐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也有人疼的,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如同杀猪般的悲愁哀嚎直叫起来,“哇……哎哟喂噢…… “这真是造孽整人,好没人性哦,姐祗能更壓抑自己,做個「乖」女人吧以免受罪吧!
  唉,无奈啊無奈,人已四十多岁啦,到了徐娘半老年纪,还要受这些苦啊,我痛了身子倦了心,歎一口气。无奈啊,“要我做啥我就做啥?”,可真是头一遭啊,称自己下贱破鞋,骚屄淫妇,伦理道德完全淪喪啦!这真是命啊,燃烧吧,祗能任这些批了羊皮肉慾的狼来肆无忌惮,凌虐姐这只可怜羔羊「乖」女人吧。
  描述:姐姐是娥眉皓齿,天生一双迷迷媚眼,身高165公分,重48公斤,脚登37号半细跟高跟鞋,肢体匀称,肉肉翹臀,整个身材伊然保持挺好,我的皮肤非常的细嫩雪白,手指,脚丫子也白白净净。可是折磨女人是件很令人激
  图片:18e2999891_1245427437.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描述:我这个小寡婦「天未光、狗未吠」就要从破旧沙发垫上爬起,不能上大桌吃飯,只能等公婆,妯娌及叔舅等人吃飽,把剩菜剩飯收一收,拿到灶腳来吃。贬入厨房,只有一件破旧水蓝睡衣可以穿着,另外套条男人四角旧内裤在大
  图片:U1514P28T3D975992F329DT20060203121630.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唯美
  震惊
  专业
  无聊
  灌水
  愤怒
  回复引用举报顶端
  nina
  级别: L13
  五星勋章
  显示用户信息
  1楼发表于: 2010-05-03只看该作者 ┊小 中 大
  熟女姐姐作厨娘被宰割的生涯(五)
  儿童色情,人兽等内容均为诈骗内容!我们不接受且一旦你分享任何相关内容将会立即封号处理并保留法律证据。发现资源描述不符,错版发帖请使用贴内举报功能举报
  姐可恨死这不知羞恥游戏,毫无人性的凌虐!玩弄姐到这地步,真想狠狠一个鹘子翻身逃离飞走哦!希望有一天有一人能好好品品姐的屄,不要再凌虐姐啦,不要当打屄、肏屄、挖屄、辣屄的人。要作个爱屄、护屄、亲屄、养屄的人哦。
  辣椒呛大脚姐姐屄
  ”青椒炒肉丝“端上了桌,婆婆寒着脸啐了一声骂道,”这肉丝是怎么切的啊?粗粗细细长短不一,你以为是餵猪吃的啊?!“,姐姐吓了飕飕发抖!婆婆随手把一杯热茶“啪”地通通泼在我的粉脸上,也淋了一身呀,小蓝衣马上贴在酥胸,二个奶头看了清清楚楚,裤子也沾到水,好狼狈超丢人噢!”给我到一旁跪着,不准吃饭,妳这婊子真是讨打!贱哪!切个肉都切不好!“。
  公公婆婆吃完饭,姐姐就着实招来一顿好打。房中,姐那洁白如雪的玉体躺在地上被绑了大字形,脚底朝天,任人观赏,丰满高耸的乳房随着紧张的呼吸而急促的起伏着;在那坚挺的乳尖上,镶嵌着两粒绛红色的乳头,乳房与乳头的衔接处是淡淡的绛红色的乳晕,那是少妇熟女才有的特症。再往下是姐纤细的小蛮腰,那平滑的小腹是如此的光洁;唯一有所点缀的,就是那与生俱来的,深浅恰好下凹的脐眼,而且点缀的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小腹下方有一块微微的隆起,上面布满着黑褐色、闪着光亮的陰毛。姐的陰毛并不很多,只是正好将淫毛下方的秘处偷偷遮住而已,似乎羞于将那下面的春光显露出来。但无奈,姐的隂蒂被婆婆大哥摸了肿涨了如同半颗小花生,颤抖不止试了从姐的陰毛里纘出。两侧,浅浅的腹股沟将丰满的臀部和雪白的大腿紧密的结合起来,大腿不但白嫩,而且修长,宛如两条鲜嫩的玉笋,只是伴着紧张而微微的颤抖;我的双腿既不能、也不敢分太开,因为我知道,在玉腿的结合处,有着女人最美也是最令其害羞的器官。无情的板子或藤条又会狠狠抽打姐的生殖器官啊!姐的下陰显示出熟女健康的美感;陰户下的那条细细的耻缝由于双腿绑住而分已经打开,最外面如红唇般的大陰唇随着我颤抖的呼吸而有规律的一张一合;两片陰唇中间的缝隙里有一丝丝爱液。姐早已是香汗淋漓,在小腹、乳房、乳头上都挂满了晶莹的露珠,同时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香气;那成熟健康香气在房间里淡淡飘荡,令人心神恍惚。
  “把这大脚臭骚屄,绑紧点,脚底朝天,打这悶騷货脚底板!”,姐的大脚底被翻朝了天,连细緻的脚趾头都禁不住掰开合不拢了。婆婆要心狠手辣的大哥,就是他害我切不好肉丝的来动刑,“啪!”的一声,活活生生地想用粗藤条抽打姐白净37号半的大脚底板,姐细緻的大脚板和如葱白般脚趾头可真惨,也真贱啊,这时却又禁不住嚇了紧紧绻曲着。打声清脆但最悲惨哪。脚底板了无伤痕,可是又痛又酸直传到骨子里,背脊骨髓一阵阵痛又酥又麻,酸痛骚痒令我一筹莫展,大脚趾被高高领起,左右二脚底板各狠狠抽打三记,姐痛得如一阵阵触电刀割般感觉批传到全身,肉浪了不停抖跳,连叫唤力气没有啦。
  但姐却明白「存在就是真理」,這硬道理未必人人能信服,但姐則非信服不可。你可以最多低聲柔語哀怨牢騷幾句,但絕不敢不接受,不说不字,就算身心被折磨凌虐难忍,我也得向命运低头!否則,粗藤条移位抽打在屁眼,隂蒂和大隂唇上,恐怕往后连儿子都生不出来。
  姐姐光了身子挨打羞得浑身发烫颤抖,玉手紧紧的拥着自己柔软的酥胸,站都站不起来啦,悲伤的抽咽起来。但对于有些人来言,我的无助的模样只能增加凌虐亢奋,“拿点辣椒酱来,擦擦这臭骚屄屄心和屁眼,来道[辣椒呛大屄]”,姐一听婆婆这话,當時緊張得快要「剉屎」喽,吓了魂儿都飞上天了!这酷刑真是又痛又麻又辣直到姐下体隂道深处,婆婆将一瓶四川辣椒酱往姐屄上抹,”G“点和屁眼马上发烫发骚,呛了狠狠抖动,姐姐身子虚了,眼泪鼻涕都呛了辣出来了,一边不停咳嗽,一边惨叫,一边争扎。但下体也往往禁不住骚浪不停。婆婆又一阵好狠的挖抠姐的小尻,将四川辣椒酱挖进陰道内!姐辛苦的连连抖动身子,似乎高潮叠起但又洩不出来,憋了快发癫发疯了!这活可真难幹.婆婆指尖剥开姐的肛门和隂蒂,好像尿口也挑开,又加抹了些四川辣椒酱,如同烈火燃烧下隂,尿道壁的嫩肉呛了像鱼嘴一样的开合;姐四十多岁可是头一遭嘗这味啊!搞得我面无人色,真是的真好没人道,此刻姐的痛苦让我的口中发出一种非人的惨嚎,“啊……救……命……停下来……啊……会死人的……妈啊!啊唷喂哦!”!我痛苦万状的挣扎想站起,无奈脚底挨打痛了要死而又被绑住,大屁股一扭又倒下!却让在场男人陷入兴奋起来!肯定是辣椒塗屄太刺激,这时觉得大陰唇屄肉一热,屄心一紧,尿口一张,一泡骚尿就不禁迸将出来。由于姐挨打时是两脚一字掰开绑住,两个白嫩的大脚底板朝天,所以这一大泡热尿让大家看得清清清楚楚,从尿道口射出,向上呈一个弧形后落下,足足飚了好几分钟,美丽的阴唇因为尿液的冲击而扇动不已,屁股和大腿剧烈地颤抖着,有很多尿液顺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男人都感到特有趣,撒尿时,就那么一点黑茸茸的淫毛粘涩了,也都被大家看到,连肥屁股蛋子缝内后庭粉红色的痔瘡都看了一清二楚,每个人都不肯放过,翻开看,盯了看,左来看右来看,还想找找看,姐下体有没有长痣;都是好淫荡好色的眼神呀;看得姐非常糗,非常不好意思的。辣椒酱混了尿液和浪水红红黄黄溢了满地,姐肯定要被打被罚清洗地板了,姐可恨死这不知羞恥游戯,毫无人性的凌虐!玩弄姐到这地步,姐好呕气哦,真想狠狠一个鹘子翻身逃离飞走哦!
  “这大脚真是臭骚屄啊,是来劲哦!今天敢撒尿,再打,再大力挖啊,加点胡椒粉吧,抠啊……”姐是个挺古板很贞洁的女人,骂姐“这大脚老臭骚屄”, 姐心中是存了无奈而簌簌揪心掉淚,叫姐”大脚老臭骚屄“是不能服气的,脚大有37号半是对的,但姐的小屄从青春时代就很少被男人玩弄,如今伊然春意盎然,珠圆玉润小巧灵珑,白净粉嫩,屄直量量不过祗有不到三寸,一线小细缝中常常秘出淡淡腥香味挺诱人的,不老不臭啊!那儿臭啦?那儿又老啦?姐姐為先夫兩肋插刀守着寡,别人不喝采却来摧残姐,可正是大千世界青菜蘿蔔,各有喜好了。
  自从肛门和隂蒂被抹过辣椒酱后,这是很震撼刺激的教育。姐再也没有一点勇气反抗,怕辣椒擦屄得要命,正真揪心的害怕。姐希望人们多用一点惻隱之心和同情心对我这乖女人;而我,为了生存,寧可熱情开放勝過理智道德;多露一點风情,少來一點矜持。为了早点获取的同情,而是变了更乖巧更服从,尽量摆出一副可爱开放样子喽,姐不是个淫荡婦女,也不过只是一個無能反抗只能强欢赔笑、挖空心思在不同的地方取悅他人而不能出轨的小女人吗?希望有一天有一人能好好品品姐的屄,不要再凌虐姐啦,不要当打屄、肏屄、挖屄、辣屄的人。要作个爱屄、护屄、亲屄、养屄的人哦。但是姐还是挺古板很贞洁的,一心盼望宁可独自地面对漫漫长夜,等待有机会,梅开二度,姐姐会坚贞地嫁鸡随鸡,真诚地嫁狗随狗从一而终不移啊~~~也许对于那些鸢飞唳天的朋友来说,我不过是一个被命运玩弄遭塌的小女人,但我自己觉得别无他法,忍受命运安排啦,毕竟她给了我机会,让我活到现在,仍感性诱人繼續保持着電力,散發光與熱;是个正真“乖”女人噢。
  描述:“啪!”的一声,活生生地用粗藤条抽打姐白净37号半的大脚底板,姐细緻的大脚板和如葱白般脚趾头可真惨。打声清脆但最悲惨哪。脚底板了无伤痕,可是又痛又酸直传到骨子里,背脊骨髓一阵阵痛又酥又麻,酸痛骚痒令我
  图片:btuds_16409_1_14.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描述:姐可恨死这不知羞恥游戏,毫无人性的凌虐!玩弄姐到这地步,真想狠狠一个鹘子翻身逃离飞走哦!希望有一天有一人能好好品品姐的屄,不要再凌虐姐啦,不要当打屄、肏屄、挖屄、辣屄的人。要作个爱屄、护屄、亲屄、养屄
  图片:21085323021-22-22.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回复引用举报顶端
  nina
  级别: L13
  五星勋章
  显示用户信息
  2楼发表于: 2010-05-03只看该作者 ┊小 中 大
  熟女姐姐作厨娘被宰割的生涯(四)
  自从贬入厨房后姐姐心情盪到谷底,天天只有一件破旧睡衣和一条男人旧四角内裤可以穿着,女人三角裤及奶罩是不给我的,邋遢的样子连逃都逃不出大门。每餐都要大火熱鍋重油,餐餐都要美味丰盛,超累的!这些挫折,我簡直被打到趴在地上爬起不來啦。
  下午正在切肉丝时,那个婆婆的哥哥,动不动就毒打姐的恶魔蹑手蹑脚进了厨房,他的手直接從我背後繞過來到我胸前,從背後直接就穿入旧睡衣裡面,掐捏著我的乳房,因為有些用力,姐感覺一陣刺痛感,漸漸地胸部卻產生了一些癢意,陣陣刺痛感加上癢意兩者結合起來的感覺,從胸部傳了過來,讓我的小穴因此又多分泌一些淫液出來,我感覺幾乎都要滴出來,這是我平时很少感覺到的感覺大概我怕他吧!他双手从后面就越抱越紧!上移捉住姐的二个大奶,在我耳边说道“继续切肉,不准反抗!”,腾出一只咸猪手往下从裤前洞口伸进,而另一只咸猪手也顺了姐大腿根部摸上!姐知道这破旧四角裤裤口大随时都难挡男人的侵袭,这时我腿根间的大隂唇皱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隂户散发着腥碱芬芳热气。 姐是特怕他的,直发抖到哆嗉听话切着肉丝!突然间,姐警觉到,他的手从裤口伸入,食指及中指却趁机挖进姐濕润微温的隂道中,大拇指头还顶,还磨姐的隂蒂;食指尖活生生地伸滑进去,觕及姐姐最敏感的"G"点,姐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G”点那里是我最敏感的部位,稍稍一摸就开始大口地喘气。可是在这种情形下界不知如何躲避这种攻击,只能憋住气强行抵御下面传来的刺激。姐的隂核隂道酸痒难忍,那股酥麻如螫蝨噬心刺激不断传到小腹子宫内,一阵阵触电般感觉从屄心深处传遍全身,连大脚板也刺激的再收缩绻起来。身子连打了好几个冷抖,但继续切肉,小心切肉;他肯定是挖屄高手啊!
  ”继续切你的肉,妳骚不骚,就看妳忍不忍得住!“。啊,他又在考验我整我啊!一心二用,小穴的感覺卻變得更加敏銳起來!喉头一热,心一荡隂精,浪液,骚水睎沥嘩啦啦地遗流出来,从透明甘冽清澈,半透明浪到流粘粘的奶油色,停也停不止,但同时也闻到姐独有的体香,那屄水轻轻地竟会拉出长长的丝,把一片屄毛也淋得濕漉漉的……而男人的食指及中指还在姐屄内火火红红挖了个不停,无名指有时不停地偷袭,顶呀顶住姐的屁眼,每用指甲尖端抠一下,姐的肛门就收缩一次,好下流噢。姐睥睨到这只粗短油腻的大拇指在自己下体转动著,他的指甲可能还留有黑黑污垢!竟然还不停如次地紧贴按住姐细嫩暴裂的隂蒂,一下重一下轻的磨蹭按揉,有时在屄心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紧紧不放过这搔扰大好机会。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声音从姐的屄中传出,”G“点和隂蒂正火辣辣地发烫抽痙,姐心中恼火就甭提了!但整个人像喝醉了一般发浪著,踮了大脚肉也切不好啦,心中清楚的感觉到“G”点在屄腔内的位置仍在发热发烫发骚著。好烈好烈被如此遭塌。姐连丢了身子,肯定“G”点停不住痙攣般的抖動也捅了快破了,整个人都瘫痪在桌边,够呛够难过了。有人曾经好心提醒过姐,屄水不能多流,否则身子会变好虚弱的,這个道理我懂,但是遭遇如此肆意凌虐,折磨蹂躏,有几个女人心里搞了不春意荡漾,挡得过下体骚痒难忍,能够控制得了底下淫水不淌不流吗?
  姐这时脑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陰部这个“G”焦点上,本能的反应开始慢慢出现,并越来越强烈,不断的往头上涌。但女性的矜持和几千年的封建礼数,让我不得不忍住由于快感所流露出欢愉的表情,拼命忍耐着,想尽快把快感挥散。但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一直连丢了好几会身子。“好大爷,快饶了我吧………别磨蹭到我”G“点啦,哦,哦!……哎啊,我的小屄都快被您挖了开花了,开暴了……哦、哦、哦……哎、哎……哎、姐已经出来好多次啦,啊唷啊唷,唉,啊哟喂啊!丢了……”G“点可被您挖暴了,丢了高潮啦……您看,求求您,别按小屄小豆子啦,小屄的骚水一直在淌啦,停不下来了啊!您手也涩透啦……哎啊,哎啊……,小屄快发疯了,好大爷求您别折腾小屄吧”,姐呻吟著,但是他要我继续切肉,似乎如此折磨,誏姐姐出醜是极大乐趣!
  湿漉漉的屄被挖得啾啾发响,“哼……嗯……”姐激烈的缩动小肚脚趾踮起,二脚交叉跺啊跺地起呻吟着,娇巧阿谀声称“好大爷,饶命啊,饶了小屄吧!“,祈祷能逃过这折腾劫数。
  “骚货!妳竟湿成这样!喔,妳这是老臭骚屄发浪啊!爛屄发痒啊.....说!妳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啊!”,姐的眼泪如珍珠般泊泊掉出,扎实有种难受屈辱的感覺。无奈委屈眯了眼,姐的隂蒂暴涨了如同半颗小花生,颤抖不止。忍了泪,配合的淫浪动作,姐姐浪荡地叫着“我是骚货,老臭骚屄哪,大爛屄快被好大爷捅... 捅破了.... 好大爷,就别再挖我的爛屄了,哦,哦!……哎啊,唉呀……快饶了我这骚货,骚屄吧,哦、哦、哦……哎、哎……哎,痒啊”。
  一片淫水早已漫开来湿了裤裆,姐姐羞惭难当,低头不语故作安定切着肉。只感觉那只手从下面探入用两根手指,拨开姐的两片小花瓣,直探入花房深处小花心上,捏住那花心巧力一弹,姐立刻打了个激灵,浑身四肢百骸顿如雪狮子向火,不觉化尽。那手不依不饶,两根手指再缠住花心,指尖似小蛇吐信,不轻不重点点都刺在那花心上,每一点都把我点得腰软筋麻,话也不会说,气也喘不得!每一点都使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姐姐浪透啦,丢了菜刀一双手抱了头颈,哼哼唧唧,快要咬碎一口银牙。“这么湿呀!有些屄毛都跑到屄洞里面去了,帮妳拔一下吧?”。姐紧闭着眼,咬着嘴唇不得不默默的点了点头。这点头可具有挑逗乐趣性得紧,而且姐的身体起伏的愈来愈急促,虽然还矜持忍着不出声,但已开始咿咿嗯嗯的喘息,脸颊泛起了阵阵的红晕。“从哪里来下手拔呢?嘿嘿。”,裤子剥下来!婆婆的大哥先用两根手指压住姐肉缝两侧柔软的耻丘,使肉缝向两边翻开吐出红黏的果肉,然后试着扯一扯长在靠近陰户边的一些淫毛,有些陰毛的毛根已牵扯到敏感的平滑肌,用力捏住着落在最里面的一根慢慢的拔掉。“哼嗯……好痒……不要……哦唷喂啊!”,我的股沟用力的缩紧起来。辛苦的喘着气,那感觉有点像硬生生扯下鼻毛,只是拉断鼻毛会想打喷嚏和流鼻水,而拉断那里的陰毛,却使得穴水泌出来,原本就湿滑不堪的阴户现在更是狼藉!“骚屄啊,有点痒有点痛哦,可要好好拔毛噢,拔好会很美的哦……”,却还故作心疼的说。姐咬着嘴唇闭上眼睛忍着那长长的指甲,从姐那黏湿的穴肉上捏起沾在上面的淫毛,但这些毛沾在湿滑的黏膜上并不好拿起来,必需用指甲深深掐入才可能夹住,有些夹在复杂唇沟间的更是难取。 一根根的被捏出来拔掉,敏感的黏膜被尖锐的指甲一再的刺激,令姐的腰臀不安份的扭颤着,两条腿变换出各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姿势。“啊啊,哼……不要……我……受不了了。”有一根深陷入阴户内的断落陰毛,试了好几次都捏不起来,指甲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我充血的黏膜,从陰道深处不断挤出蜜汁,到后来被拔得张着嘴直喘息,终于再也忍不住哀吟出来。姐设法再站好,抱着大奶,人不停的蠕动身体,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汗汁。尽仅剩的一点力气紧紧夹紧肛门更使劲的打开腿缝,女性的矜持早已被排山倒海的肉欲所淹没。我的陰核慢慢的变大而富有弹性,他知道时机已成熟,改以只手指轻轻的抠抚湿滑的肉沟。“很好!看妳怎么逃?毛在尿孔里!嘿嘿!”这会可真尽情的玩弄姐的尿道。用指甲去剥开尿孔,碰触到更深的地方,尿道壁的嫩肉像鱼嘴一样的开合,接着我热腾腾的淫汁加骚尿一滴滴流出来滴在地上。“嗯…嗯…哦…哦…”姐抬着屁股迎合著。"啊哟……阿唷喂哦!”姐激烈的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快速的麻痹敏感的身体,一阵昏晕,卧倒在地。那种让人丧失神智的痒痒痛痛,令我比死去还要痛苦。
  [ 此帖被nina在2010-05-03 22:34重新编辑 ]
  描述:他的手伸入,食指及中指挖进姐濕润微温的隂道中,大拇指头还顶,还磨姐的隂蒂;食指尖活生生地伸滑进去,觕及姐姐最敏感的"G"点,姐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G”点是我最敏感的部位,稍稍一摸
  图片:DSC01172.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描述:只感觉用两根手指,拨开姐的两片小花瓣,直探入花房深处小花心上,捏住那花心只一弹,姐打了个激灵,浑身四肢百骸顿如雪狮子向火,不觉化尽。那手不依不饶,两根手指再缠住花心,指尖似小蛇吐信,点点都刺在那花心上
  图片:47_48733_7d2d525634d751e.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描述:正在切肉丝时,那个婆婆的哥哥,动不动就毒打姐的恶魔蹑手蹑脚进了厨房,他的手直接從我背後繞過來到我胸前,從背後直接就穿入旧睡衣裡面,掐捏著我的乳房
  图片:448046114_d51696db36。.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回复引用举报顶端
  nina
  级别: L13
  五星勋章
  显示用户信息
  3楼发表于: 2010-05-03只看该作者 ┊小 中 大
  熟女姐姐作厨娘被宰割的生涯(三)
  老汉尽情享用大脚姐姐饗宴
  日子就如此过了,姐盡心盡力如女奴一般謙卑以對,努力作个听话不反抗的熟女乖厨子,煮菜烧饭逆来顺受去服侍公婆这家人,~~虽然年纪已不饶我了,还是乖乖全力以赴,這就是为了生存。而帮忙买菜,买些雜物的老汉,也常来欺负姐姐!进了厨房就常常借故突袭摸姐一把,我得罪不起他啊,上次就为了厨房中缺了些盐,菜味淡了些,姐姐就被狠打一顿,我要他配合支持啊!这天老汉在厨房中兴趣来了,对我说,“大脚啊,来,不要动,誏我叼叼妳的大奶喽。”。
  啊,姐忍了口心中怒气,脱下了木屐板赤了一双光脚,解开上衣露出半裸酥胸和身体,心中明白自己一对大奶今天难逃一劫啦,祗能说「哦!老……板,吃吃,吃吧!……啊……哦……我的大奶在这儿哪!」,老汉一口就叼住了姐粉红小乳头,狠命地吸著,捉了姐一对白嫩大奶,在摸索下,姐不由一阵冷颤,好象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下他又咬住整个大奶,姐姐下体淫水滴答,不能自制。乳头咬红咬肿了,奶也被挠了好痛;姐诚心诚意讨饒恳求他别再叼大奶呀,全身冷颤连连,那浪水已潺潺流下,流盡湿透了下体,不由得嗯嗯啊啊地叫嗨起来啦,奶头涨了,翘在哪儿死去活来,老汉依然是用力叼噬了姐的结实但柔软的大奶,拚命地舔,拚命地吸,也毫无人性拚命地的偢捏,掐著姐小奶头不放。姐的乳头让人捏得好疼,扭动着上身,使劲想避开那粗糙的大手,这时姐的意志彻底垮了,祗能认命了,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吧,
  姐奶子被咬,心也惶惶不安,扑通扑通的跳着,怕人看到啊!可是一股热流突然又从下体肉缝中涌出,温热的液体痒痒的爬下白嫩的大腿根,眼看要滑下来。一急之下,姐“哼,啊”的哀鸣一声,夹着大腿跪坐在地上。为了躲过这屈辱掐奶酷刑,我低下头,帮他掏出那玩意儿,轻轻跪下伸出薄薄粉嫩的舌片,用舌尖轻轻的舔着龟头上的马眼。 “哈……抬起头!……让我……看着妳淫荡的表情舔马眼……这骚货,听说是一口好屄噢啊!”,无奈姐用舌尖磨啊磨的,老汉爽得很,享受的哼哼著:「对!……要骚点带劲!」,[大脚婆,来,再发点骚,叼叼这儿。]。唉,年纪不饶我了,但自知尚存三五分姿色,期望还可以应付一下。心中暗想,姐好歹读过北大几年书,如今年老色衰祗能翘了高聋白嫩屁股,要服侍去叼这不知几天没洗这臭老汉的下体,真是又羞又恼。每当姐靠近时,一股浓浓腥臊味直扑而来!只好安慰自己,胖的人圓,瘦的人扁,世間風水是輪流轉;昨天咱是这方他是那方,今天他是这方咱是那方,人生起起落落,吃点亏沒有什麼了不起,姐香香小嘴要叼,要啃又要吸这老汉的下体也不用太伤心,这不得不作啊。別忘了囂張整我總無落魄來得久,可貴的眼淚就别在這種現實里流吧,因為不值得啊!想开些吧,忍着点,就像一人划獨木舟,在汪洋大海中一切得靠毅力和對希望的擁抱。
  姐祗能像一條下賤的母狗,吞下委屈,連忙使勁點著頭說:“是,是,大脚婆听话给您爽啦……嗯嗯。”。 害羞使我動作有些遲緩,老汉就挺使劲地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一直顶到我的嗓子眼了,我想咳嗽,可是没咳出来。正当犹豫不决时,白白嫩嫩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老汉也敢打我哪,人挪活 树挪死!姐一咬牙,心中忐忑不安,挺起身體,祗见那只粗大的陰莖在我的嘴裏,裏裏外外抽動著,一種特异的臭體味進入我的喉咙和肺裏,呛了眼泪都掉下来了。但有一线下賤的奴性興奮的快感。强烈的刺激自我的下隂部一波波涌来,淫水一阵一阵涌出。先是混浊然后清澈,先是粘稠然后稀薄,渐渐高潮不止。不由淹沒了社會賦予我的理智。我的嘴主動迎合著抽動,并不時地在嘴裏用舌頭舔拭從尿道裏流出的略帶鹹碱味的液體。“臭大脚婆,大臭屄,变个姿势,妳把它舔玕了,统统咽到肚子裏去,下回俺就不会忘了帮妳买东西喽。”,我趕忙伏下身子,体液仍带有浓浓骚碱臭味,又腥又髒;姐不得不用舌頭去舔那些体液, 强忍住阵阵反胃感吮吞而下,向环境无奈地低下头。
  “臭大脚婆,好吃吗???”,“嗯,好,好吃啊,爷的味道真特好吃……看哪,大脚不是吃干净了吗……”姐畏惧含羞地说.......這一刻,我的理智讓我感受到自己是個下贱奴隸。就在这一刻,姐明白老汉要整我是太容易啦,我真是個没尊严的奴隸,我是一個供人玩弄的年纪不小的性奴啊,這一念頭深深地烙上我的心尖,我已經萬劫不復了。
  过一会,老汉把那玩意儿抽出来,姐赤身跪躺在地上,我的一双粉腿分得开开的,就要等了把鸡巴插进来享受作贱姐姐。“来,骚货婊子,大脚婆,妳趴著。“,“把妳那淫荡的大屁股好好的翘起来,使点劲儿撅著!!”又是一道不能还价的要求。姐 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怯生生的转过身来像狗一样趴跪着,丰满白嫩的屁股在老汉的眼前抬高。姐的陰部私处很美,夹在大腿根中间的耻丘肥美饱满、中间的裂缝夹着皱皱的唇片,因为刚被狠虐挖玩过的原因!陰户里面粉红的果肉有点肿,而且肉缝底端还沾着一滴黏汁,美丽的胴体不住地颤抖。我赶忙跪好,「这样不行!屁股不够翘,屄也不够开,再翘高一点、妳的屄再打开一点。使点劲儿撅著!誏我好好操,再高,大脚婆,再高点!不翘高,我又会忘了买妳要的东西哦。」,说完,老汉狠狠捏了大屁股一把,我不得不吞下这威胁,调整了屁股一下,两脚把屁股顶高朝天,黑曲陰毛覆盖的丰富肉摺隂阜往外撅了撅,「唆了唆了,太干了,大脚婆,妳给我多流点浪水。」,姐拼命翕了翕自己的隂唇,试了挤出些骚水以讨好他。但心中暗暗惊讶姐仍然骚水如此多,虽然这虎狼之年,年纪不饶我,已多四十了,可是还是受不了。担心有水要想到无水苦啊;总有江水流尽,人被肏得没法应付一天啊。
  老汉一下子就把那粗大鸡巴插进姐的屄里狠操好几下,拔出又立刻想插进姐后面屁眼里……肛门突然受到异物的入侵产生反射性的收缩,括约肌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異物。“嘿嘿……大脚婊子……妳夹得我好紧啊……”,姐 听了脸一红,马上感到不对,不得不放松身体。此刻,老汉邪笑声中把剩下的半节全部插进了姐的肛门里。“怎麽样,涨吗?爽吗?”,老汉下流地问着姐,同时开始转动着磨擦着的肛门内壁。一下下的顶著我的屁股,顶得我浑身直颤,突然拔出,把姐姐翻过身,又狠操前面小穴;一股股香骚味加上红酒味道从屄中流出;姐姐的屁眼仍是火辣辣地痛、痒、酸、麻、酥、辣……所有的强刺激集中一起,会在陰部,姐终于把持不住了,更乖巧的一声声哼哼叫起来:“哦、哦、哦……哎、哎……哎、咿、咿、咿……嗯、嗯……大爷,这不是操屄,在强姦大脚啊……哦哟哟.啊唷喂哦!“!
  姐也不是个笨瓜啊,当人翻过来时就脱离了被凌虐后庭魔掌,姐那丰腴的臀部开始不安份地扭动起来,一脚勾了他腰,猛往上顶,销魂的叫声贴近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从姐的喉咙里传出来,“啊!……啊!……哦!……哦,啊哟哟,啊哟哟!啊呀呀……我丢身啦!噢唷哟”,姐知道老汉是吃不消姐姐发浪的,但可不能怪姐姐哦,姐姐是想快快结束,而守寡如此久,被幹如何不浪不发骚啊?!?
  姐姐洁白的牙齿咬住了下嘴唇,努力淫荡地摇动着的屁股迎了操屄大傢伙!屁股扭动顶得更历害,可是上顶了越快、越重,姐姐粘液也流的越多……。姐姐是咬住青山不放鬆,管它東西南北風,姐姐也很坏哦,小屄夹紧,屁股悬空用腰力猛顶老汉!“唔……,不行 啦……没力喽”,果然没顶二下终於哄了老汉出精啦。
  老汉显露出满足脸色,突然瞄到我那只艳丽的大脚,急忙把姐的细嫩光孅的大脚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喘著粗气说了一声:「好!大脚够骚味,够骚味,够臭,够大!」,赤裸裸的脚ㄚ板滑溜柔软,足弓高起、脚心空虚,正是最性感的美人玉足,被捏在手中把玩。“唉,哼……嗯……”,姐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骚痒,脚ㄚ被捏在手中抚揉,说不出是讨厌还是喜欢,只是这种麻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不知不觉中姐的胸脯起伏的愈来愈快,急喘中也忍不住发出叹息的声音。一会儿,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被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姐感到指甲轻轻的抓在我的脚心上。 “呀啊……不要……”。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连挣扎的空间都没有,姐除了喘息和哀鸣外完全无法抵抗,姐那一对白皙可爱的玉足,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这不是姐的错,是天生美足哪。然后,突然把我的粉嫩大脚趾含进嘴里拚命的舔,拚命地吸,狠狠地咬住如葱玉般的大脚趾吮啊吮地,又舔脚趾缝,“骚婆娘,嘻,啜出妳脚趾汁啦..... 够味!够味!”,哪有脚趾汁啦,不过泌些脚汗,姐满脸绯红,大脚趾火辣辣的,真想挣扎拔出,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脚婆,妳先含了一口热水,一口冰水给我叼叼干净,我就不会忘了买盐啦,还有妳婆婆爱吃的四川辣椒哦。“,他在在恐吓姐,姐皱了皱眉头,但还是顺从的跪在地上,闭上眼睛,用双手托着那根依然半硬的阳具,低下头用力的在阴茎上吻了吻。然后张开樱桃小嘴含口热水套住阴茎轻轻吸,用火烫的朱唇和舌头吮吸着阴茎上粘着的污物!!接着姐含口滚烫热水,用嘴叼著洗鸡巴,姐轻轻温柔又吸了龟头,然后换了冰水还要用嘴叼著洗;叼完用姐的舌尖再叼再舔洗马眼和蛋子,姐犹如母狗一样把公狗舔了干干净净。姐呻吟着被搞了朗狈不堪,呕心反胃,真是苦命哪! 但那些曾經很無力的、很痛苦的,曾經彷彿處在妖魔鬼怪鬼域的時刻…而每當完事的那一瞬間,卻感覺到有些空虚失落了!
  每当完事,姐总是高潮不能一下停住,玉手按了按自己暴出的隂核,轻轻按摩,希望自己的隂核恢复平静些,乏力的一扭一扭的走进卫生间用水冲冲下体。热水一冲后,隂精浪液又激动地阵阵遗出来,跨间濕漉漉的湿了一大片,却留下姐阵阵骚香体味。唉呀,姐又成了老汉的性奴,姐怎能清心寡慾默唸阿彌陀佛呢?姐是心静身不净啊!姐希望走上行穩致遠的道路,儘管仍有許多曲折艱辛,只要堅持下去,平常心是为道,道是心常平。姐只能把手伸进去轻轻地揉著红肿的小屄和屁眼,但那年可以得正道啊?可怜的姐此刻光了大脚板,头也无力浑身瘫软地靠在地上,一边叹着气,一边不停的落着泪“呜…呜…”哭出来啦……。
  描述:这天老汉在厨房中兴趣来了,对我说,“大脚啊,来,不要动,誏我叼叼妳的大奶。”,一下他又咬住整个大奶,姐不由一阵冷颤,好象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体淫水滴答,不能自制。乳头咬红咬肿了,奶也被挠了好痛。
  图片:2_140352376l.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描述:那只粗大的陰莖在我的嘴裏,裏裏外外抽動著,一種特异的臭體味進入我的喉咙和肺裏,呛了眼泪都掉下来了。我明白我真是個没尊严的性奴,我是一個供人玩弄的年纪不小的女奴啊,這一念頭深深地烙上我的心尖,我已經萬劫
  图片:47_38802_281ab31d1dd5749。.jpg
  Click Here To EnLarge
  回复引用举报顶端
  nina
  级别: L13
  五星勋章
  显示用户信息
  4楼发表于: 2010-05-03只看该作者 ┊小 中 大
  熟女姐姐作厨娘被宰割的生涯(二)
  大脚姐姐玉足受酷刑
  姐37号半孅艳大脚突然被公公握住打量了起来,那光洁的裸足上,五根微微弯屈的脚趾头长得十分的秀气,趾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还涂着透明色的光亮的趾甲油;晶莹的足趾和整个大嫩脚上没有一点疤痕,大脚板上没有一点厚皮,看上去光洁柔滑,令任何男人看了都欲火焚身人,有一种想把姐的脚趾含在嘴里,虐待一下的冲动。姐的脚趾现在蜷曲显得纤细柔弱无力,公公把玩那一对熟女天然的柔嫩玉足,突然咬了姐的大脚一口,留下一道齿痕,而后在厨房里随手拿来了几根竹筷子。把竹筷子一根根地对着姐的脚趾缝卡了进去,在大脚趾外和小脚趾外也各放了一根,猛然两手用力握住姐十根脚趾,用手使劲的压着。 “说!妳以后还敢不敢违犯规矩了?烧这么没味的菜!快说!”,啊,姐痛到心里,“不……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会煮好饭菜啊……贱屄听话……我……求求你……饶了我吧!……嗷!……我的大脚啊!啊唷喂哦!……疼死我啦!。啊!……哎哟……我疼死啦……好大爷,饶…饶了贱屄的臭大脚吧!"姐的惨叫声回荡在厨房里,这声音让任何人听了都会感到心悸。酷刑还在继续着,筷子把姐那只可怜的秀美的大脚和如葱玉似玉趾,夹的几乎挤在一起,要知道脚上和趾缝的骨肉都很细弱而且神经又多,受到折磨时比一般的部位更难忍受。“求求你……公公大爷,公公大哥……我…真的不敢了!……嗷……嗷……放了我吧!……我听话……你让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我的脚!…我的大脚…啊呀!…我错啦!……我不敢了,再作不好菜,你们就把我卖到妓院吧!……啊哟哟!”姐头发疯似的乱摆乱舞着,脸上已分不清汗水和眼泪,我不停没命的哭嚎着。 “臭婊子,臭骚屄!以后妳要是再敢不听话,违反规矩烧不好菜,我就把妳的臭大脚丫子给撕断!听见没有?“又用力榨捏一下姐的大脚,“听……听见了……嗷!……不要!……不!……别夹大脚了……我听话…呀!…我的妈呀!……我受不了啦,大爷!”姐的惨叫声已变的嘶哑但依然凄厉,在这种从没受过的酷刑下屈服了,嘶哑的哭喊求饶。
  临走时,公公还不忘手指一滑,“泊滋!”一声清脆水响,中指一下塞入姐那滚热多汁的小屄内。整只手掌用力的抠抚姐湿滑的肉沟。“嗯…嗯…哦…哦…好利害!”姐祗能下贱抬着屁股迎合,嗯嗯地奉承着。“哼……哼……”同时姐尽量收紧屄眼,让感觉自己屄内的紧闭,讨好迎合!“噢吆,不…要,痒哦…啊唷喂嗨!”姐嬌嗔起来,这只脏手正大力挖痛姐的屄内嫩肉,姐无力地尖叫呜咽着,但却出不了声,拼命摇晃着头,身体如狂风的柳枝,不停的摆动想摆脱这恶梦般的污辱,但那这手依然紧紧地挖进住我的屄里。事实上,姐嘶哑的哭喊求饶声也却是某些人的优美音乐!姐只能赤身露体卧躺在冰冷厨房地上,睫毛微蹙喘息,一双玉臂搁在鬓发两侧,娇艳的乳尖被整了流了一层薄薄的奶汁,小屄翕阿翕的褂了一丝骚水,玉手轻轻的摸了自己被整惨的小屄和脚趾....